◇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喻文州x你】About你放学后他来接你

◇躺在床上睡不着然后打着哈欠起来写一发

以下↓↓↓↓↓







我不过是茫茫人海中最普通的一个人,却是你心中最深的疼爱与眼中唯一的风景。         
                            ——《人生自是有情痴》



下午放学,你都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了,然后突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情。

当时你来学校的时候公交卡就已经余额不足了,那个时候你是把身上仅剩的零钱给用上了。

所以说。这是没法去坐公交了。

你一下就想到了喻文州。让他来接你。

于是你去用公共电话给他打了过去,没几秒就打通了。

“文州……”你可怜兮兮的叫他。

“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听着你的语气,喻文州温润的声音中也带上了几分焦急。

“你来接一下我呗……我公交卡余额不足你要是不来我就回不了家了呜呜呜呜……”

“好。在班里等我一下,我现在过去。”他一边说着,电话里一边传来有椅子的推动声。

你打算写会作业等他,就听到你一个舍友对你说:“咦,你这周好像不是很多东西好带回去啊,为什么要让人来接呢?”

你把情况告诉了她,然后她就一脸“你有毒”的对你说:“就因为这个?你身上没有钱了吗?”

“只有整的。”你如是说。

“你是不是傻你有整的出了学校随便买点什么不就是零的了吗?要是接你的那个人没空那你怎么办。”

她只是想弱弱的吐槽你一句,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被她说得愣住了。

要是喻文州没空,你怎么办?

其实舍友说的你也没有智障到想不到,但你就是给喻文州宠惯了。

平时什么东西都是他给你准备好的。在家的时候,饭他做的,家务也是他做,你渐渐变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就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提及过的无论是有意无意,他都绝对会弄来给你。诸如此类。

……啊,好像刚刚在电话里头,听到了他推椅子的声音……那是他还在训练吧。

你一个电话过去,他立刻就会接听;你一个电话过去,他就放下了所有的事来接你。

所以他其实是没空的,是你打扰了他。

沮丧的情绪席卷了你,你打开在面前的作业,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十几分钟一个字没动。

所有人都走了,空空荡荡的教室更给了你一种压抑感。

“xx。”颓然之间,你听到了喻文州叫你的名字。

“啊,文州你来了啊。”

“嗯,我来了。回家吧。”可能是急着过来的,轻笑着的他微微在喘着气。

他给你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把你的书包背在背上,牵过你的手:“走吧。”

你咬了咬嘴唇,低着头不看他,对他说:“文州……我是不是……会不会特别烦……和我一起,会不会特别累……”

“我是不是经常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打扰了你。”你说到最后都已经带上了点哭腔。

听你说完,喻文州轻轻将你抱进了怀里。

“傻瓜,想什么呢。”

他的吻轻轻落在你发间。

“你对我,从来都不是打扰,也永远都不会有打扰。”

“在我心里没什么能比得上你。”

——所以啊,你就只要好好被我宠着就好了。


end


写了这一遭估计我躺回去就能睡着

那么晚安啦

评论(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