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男神x你/盗笔】他与近视的你

 ◇内含张/解 
◇这个梗好像被写过好多了,所以写点清奇的东西……希望不会撞到 
◇真的重重重度ooc,自己都不忍直视 
以下↓↓↓↓↓







 【张起灵x你】:

 那是你和吴邪他们定好了当作是张起灵生日的那天。 

你捧着一个木制的箱子到他面前,示意他打开看。 他看了看箱子,没说什么,一手接过另一手就将箱子打开。

 里面是放得整齐的十几个眼镜盒。有的是透明的塑料的,能看到里面是放着眼镜的。 

他抬眸,看向你。虽然没有任何神情变化但你就是知道此刻他有询问的意思。

 “我跟你讲。我呢,近视是遗传的,从小就近视,从一开始700到现在快1500……从小到大,一直陪着我的,可以说只有我的眼镜。”你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今天就算是你生日了,我把我的眼镜们送给你,只是想把过去你没能参与的我的岁月给你。”

 “这样,我的一生都是你的。这样,你也是有过去的人了。所以,余生我们可不可以一起过?” 

他没有说话,只是瞳孔仿佛黑得更深邃,紧紧盯着你。

 余生么?好像,是一个很陌生的词眼。 

从前从没想过还会有余生,有平淡生活。

 你也并不急,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看了你一会儿,垂下视线,又看了眼镜盒们一会儿。他慢慢合上箱盖。 

是住进了他心里的女孩子啊。 “……好。”他应你。 

你大大地笑了,抱过他手里的箱子放到一边,然后抱住了他:“耶、——嘶——”欢呼到一半就卡住,倒吸一口气。 

“怎么了?”他抓住你的肩想拉开一下你,结果你抱得很紧他又小心地控制了力,这一下并没有拉开。 

“没事没事,哈哈,抱太猛了鼻托磕得我有点疼。不过没事,我才不要撒手。” 

“……”他也不禁无奈。竟会觉得有些好笑。

“可以把眼镜拿下来?”他单手回抱住你。 

“好麻烦啊。”为什么我是个近视眼……都不能好好抱抱是吧。你有点憋屈地想。 









【解雨臣x你】:

 像你这种高度近视的人,半年就要去眼科医院检查一次眼睛的。

然而检查眼睛自然是逃不了散瞳的。而散瞳,不管你经历了多少年多少次,再去做是你都还是会觉得怕。

 但这一次是解雨臣陪着你去的。你不是一个人了。

 滴完第一次眼药水,你闭上了眼睛,他牵着你走了几步,问你:“还好么?需要我抱你走么?”

 “不要了吧……大庭广众……”你小声说。 

你听到他轻笑,又听他说:“好,那我带着你走。交给我就好,别怕。”

 “嗯。”你应他。

 你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任凭他拉着你走。

哪怕看不见,哪怕心里还是会有一丝恐慌,可是有他带着你走,你很放心。

 感觉到他松了手,然而下一秒手臂环上你的腰,一用力,你就坐在了他腿上。 

“诶诶诶诶?怎么这样?”猝不及防,你惊呼,问他。 

他搂着你:“没有连在一起的两个座位了。不想和你分开坐。”

 “……”你还能说什么。

 你靠着他,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温度。医院的空调是很大的,以前你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椅子,然而他怀里很温暖。

 “5分钟之后再带我去滴,记得看时间。”你叮嘱他。 

“嗯。我知道。”他说,“不用你瞎操心啦,你安心等就好。” 

你忍不住嘴角上扬。你是真的开心。有人陪着做散瞳真的是太幸福了。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你,像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样,他轻笑,在你耳边低声说:“以后都陪你来。”

你:(っ//////////c) 







后来验光等的一系列检查做完后,要回家了。你们到了医院门口,他突然将你横抱而起。

 “喂喂喂!你干嘛啦!”你吓了一跳。
 
“闭眼。”他说,“我抱着你走。” 

医院的停车场是露天的,外面太阳很大,而散瞳过后见不得光。

 “唔……”想想自己以前的经历,你还是放弃挣扎,默默无脸。

 “别害羞。”他弯着嘴角看你,“走了啊,我们回家。”



end


其实不太会写盗笔…… 
讲真我是好久之前看的啦。
ooc那肯定是上天了来着 
只是写给一个傻逼而已祝她中考加油 
但是真的太让人看不过眼可以告诉我诶我阔以删掉 
这应该是中考之前最后浪一次,到时候我自己也要中考的应该没时间再写了所以这种东西提前写了







评论(11)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