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男神x你】当你生气的时候

◇内含喻/韩/周/王
◇为什么生气就不管了吧,忽略这个问题Ծ‸Ծ
◇文州的那个,私设“你”是蓝雨的员工

以下↓↓↓↓↓





【喻文州x你】:

你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一个人生闷气。心里很烦,也很燥火,整个人就想要炸了一样。

突然,你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在你脸颊上扫动。那触感,轻飘飘的,毛绒绒的,软绵绵的,有点痒,但很舒服。

你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根小小的、白色的狗尾巴草。视线顺着拿着它的那只手看去,看到了站在你身旁笑意盈盈地看着你的喻文州。

“唔……文州……?”

喻文州见你睁眼,便拉起了你的一只手,把狗尾巴草放进了你的手里。他另一只手摸了摸你的头,轻声细语地说:“我把快乐送给你,别生气了噢。”尾音的语调有点上扬,像是想要带动你的心情一起轻快起来一样。

蓝雨大楼的楼顶上的园子里是有许多这种狗尾巴草的,平时你也喜欢上去园子里玩它们,也会摘几根拿去给喻文州,然后跟他说:“我把快乐送给你!开不开心!”

每当那时喻文州也是笑得一脸宠溺:“当然开心呀,谢谢宝宝的快乐呢^_^”

而现在喻文州专门上楼顶摘了你喜欢的狗尾巴草下来哄你……

你抓紧了他放在手心里的狗尾巴草,侧过身把头深深埋进了他的胸前,双手也紧紧抱住他精瘦的腰身。

“文州,让我抱抱。”你的声音闷闷的,又带着软糯的撒娇的味道。

“嗯。”喻文州一手揽住你的背,另一手轻放在你的后脑,就这样拥着你,任你依靠。

你的一颗小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在那儿轻轻转着圈儿。

“文州。”你开口,轻轻的叫他。

“嗯。”他略低沉的声线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莫名给你一种让你心安的感觉。

“你真好。”你说。

“哪有……”喻文州轻笑一声,你都感受到他胸腔那种轻微的振动,“你才是最好的啊……天底下最好的小姑娘,我最好的宝贝。”









【韩文清x你】:

你只是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生气,他问你怎么了你也不肯和他说。你抡着沙发上的抱枕一下下地砸,还一边骂着某些……鄙俗的话,什么“你大爷”“去死”什么的。

韩文清紧皱着眉头,想训你说女孩子不能说这种话,然而看了看你气在头上的样子,又忍住了。

还是不想让你更气。

想了想,他坐到了你旁边,拿走了抱枕。

“真的很生气的话,和我去跑步吧。跑得真的很累很累了,应该是可以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韩文清试图让你可以不生气。他记得好像听谁说过听说生气最伤身了。

他觉得这个办法很好。经常他生气或者心情不好什么的会去跑步。然而。

“你滚!!!!!”一拳砸他身上,你怒视着他。

“……”他没说什么,也没有动,只是看着你。

见他这样,你不禁又一拳打过去。他依然没有动。然后,泄愤似的,你一拳一拳打他身上。

他的肉挺硬的。你没打多少下就累了。瘪瘪嘴,你靠近他,头靠在了他胸前,手轻放在你打到他的地方。

他抱紧了你。“消气了没有?”他问。

“嗯……”你闷闷地回答。“你怎么就这样让我打啊。”又闷闷地问他。

“你要能不生气,我怎样都可以。”他说。








【周泽楷x你】:

你坐在书桌前,脸埋在桌面上,双手抱着头。就这样一个人在那生闷气。

突然有一根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你的肩膀。

“不气。”你听到周泽楷说。

然而正在气头上的你太过情绪化,听到有人的声音就觉得烦。想也没想,抓起桌上的语文书转身就用力朝他扔去。扔出手之后你才猛地一颤,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然而已经扔出去了。

周泽楷就是站着,也不躲。啪一声,书正正砸到了他脸上。书掉下来,他接住。

他的脸被打得有点红。你吓到了,忙站起身靠近他。你的手抚上他的脸,拇指摩挲着红的地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疼不疼?”你有点慌地问他。

他轻抓住你的手。他的手覆在你的手上面。“你别生气。”他说。

“我不生气,不生气了……”你刚才的情绪都消失没影了,剩下的只是担心他关心他,和自责,“我打疼你了吗?”

“不疼。”他摇摇头,“一点都不疼。”

可是……都红了……你看着他,有点难过。

“但是,你气,心疼。”他把你的手拉下来,双手抱住。他的手比你的要大,很暖。“不要难过,你好,我就好。”









【王杰希x你】:

你实在是气不过,整个人都想烧了一样,而且也几乎要疯掉。

发泄一样地,你一手把门用力一推,狠狠摔上。

突然,手腕被人抓住,又被猛地一拽,你被拉着转过身并踉跄了两步,下一秒又被人紧紧抱住。

“王杰希!!!你干嘛啊!”你觉得他很莫名其妙,抬头,还带着怒意地问他。

“你生气就生气吧,找什么死?”他沉着脸,那双大小眼此时紧紧地盯着你,黑色的眼瞳深而不见底,像酝酿有一场风暴。

你张了张嘴,说不出话。你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是不是忘了,这个门是坏的关不上的?它会弹回来的知不知道?你这么用力推着一下它要弹回来你躲得开?”他的语气很严肃的,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严厉,但真要说又还不至于。

你抖了抖。再气也被这一下搞得没剩什么了。“我错了不行嘛……”你扁了扁嘴,脸蛋在他胸前蹭了蹭。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放缓不少:“真的被你吓到……以后别这样。而且就算门是好的,这样也不好。生气的话,总会有别的办法消气的。”

“知道啦,杰、希、爸、爸——”因感觉沉重的气氛没有了,你还朝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略略略——”

他捏住你脸上一小团肉,轻轻扯了扯:“就你皮。”

end




都是取材自同学的真实的事。
最后一个是我自己。昨天我摔门真的被门弹回来打到了。(它坏了,它的锁舌是出来的。)


评论(5)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