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喻文州x你】About上完体育课之后

◇一个放飞自我的小段子ฅ( ̳• ◡ • ̳)ฅ
◇已删减版!【大眼那部分感觉太鬼畜于是删了】
◇我们换了个公认的全校最狠的体育老师,开学就是一个大礼包……腿好疼,动一动都疼ಥ_ಥ

以下↓↓↓↓↓













你任自己陷进软绵绵的被褥里,动也不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掏空了一样。

一个假期没运动过,开学这一周的几节体育课简直是折磨,现在的你大腿肿疼无比,几乎要成废人。

你瘫在床上放空着自己。喻文州坐在你身边,双手轻柔地按揉着你的大腿,神情专注又不失温柔。他的手法很好,让你很舒服,也没怎么弄疼你。你眯起了眼,享受着喻文州的按摩服务。

“啊……文州你真的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在学校疼成什么样子……坐下去站都站不起来……”你有气无力地说。

“让你暑假偷懒不运动,这下有罪受了吧?”喻文州看你的样子也是心疼,嘴上很是无奈地说。

暑假里喻文州确实是有让你多运动的,然而你每次都是撒娇卖萌地赖过去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运动的嘛。”你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说。

“可我也舍不得你疼啊。”喻文州的视线从你白嫩的大腿看向了你正看着他的眼睛,“我只想让我自己来替你受这个痛……你的每一点疼痛对我来说都是折磨啊。”

“……”好像是没有想到他这么说,你一时间没有接上话,“我……”

“要是真的不喜欢跑步之类的正儿八经的运动,我们倒是也可以做点别的,我可以和你一起做。”喻文州又说。

“嗯?什么别的?”你表示不解。

“活塞运动。”喻文州脸上风轻云淡地吐出这几个字,然而他眼里的笑意开始慢慢的变浓。

果然这个人切开都是黑的。你心想。

“文州你要不要这么坏,禽兽,,Ծ^Ծ,,”

“嗯?”喻文州低低的声音问出一个音节,尾音上扬,莫名性感。

“我对你,一直都是很坏的啊^_^””






end










评论(12)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