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男神x你/盗笔】About台风来了的那些事儿

◇天鸽刚刚过去,现在又来了个帕卡 ……所以连台风都在过七夕是吗ಠ౪ಠ
◇可能严重ooc……(´△`)
◇内含张/黑/解

以下↓↓↓↓↓

【张起灵x你】:

大风不知从哪里吹掉一块铁板,直直地被风吹着迎面向你砸来。

“啊啊啊————!!!”你失声尖叫,紧紧闭上了眼,双手抱住头,两腿发颤。

突然,你像是听到了刀出鞘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过了一会儿都没有疼痛感传来,你慢慢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那双你熟悉无比的,淡然如水的眸子。

视线转到了地上,印入眼帘的是被砍成了两半的那块铁板。

“没事了,我们回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张起灵略显清冷的声音在你头顶上方响起。

他的手臂从你的颈后环住你,手轻轻地搭在了你的肩头。

我会一直保护你的。他对自己说。






【黑瞎子x你】:

风实在是很大,你跟黑瞎子走在街道上,耳边听到的全是呼呼的风声,满大街都是被风吹得位移的东西,连空调机都借着强风在空中漂来漂去。

突然,猝不及防地,一阵呼啸而来的大风从身后吹来,你就这么被吹得顺着风不受控制地跑了起来。

简单点来讲,你被风刮跑了。

“啊啊啊!!!”你的脑子是懵的,下意识地叫喊出声。

黑瞎子看着你一下子就被吹出了几米远也是一愣:“卧槽?这是什么新操作?”然而他的身体迅速反应了过来,追了上去。

你被吓得整个人身体都僵住了,嘴巴张了张,但无法呼吸。

下一秒,一双手从背后伸来,将你箍住,然后强硬地往后一用力,你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背后的人将你抱得很紧,你一口气松了下来。“瞎子……”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有种想哭的冲动。

“啧,我觉得回去我应该把你养成那个王胖子一样,省得再一刮就跑。”黑瞎子的下巴抵着你的头顶,说。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你心里的恐惧感一下子另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所替代:“死瞎子你怎么不狗带啊!”

头顶感觉到一阵颤动,是黑瞎子轻笑了一声。

黑瞎子将你转过来面对着他,然后用那种抱小孩子的姿势抱起了你:“不过这样也行,我也可以抱着你,你跑不了的。”






【解雨臣x你】:

原本你就只是打算出去买点零食回家吃的。然而事实证明,红台的时候出门简直是作死。

你还没走出去几步,一阵风吹过就将你撑着的雨伞直接吹飞了,瓢泼大雨瞬间就把你全身上下淋了个透。

mmp。你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然后也只能无奈地转身回了家。

解雨臣看着你浑身湿透了的样子,一身白色衣裙半透明地贴着身体,就约等于没有穿一样。

很是惹人犯罪。

他盯着你看了一会儿,挑了挑眉,说:“先去换衣服吧。”

你点了点头,就听话地到卧室换衣服去了。换好了后,解雨臣也拿了毛巾和吹风机来,帮你解决那湿嗒嗒的头发。

解雨臣站在床边,你背对着他坐在床边,享受着他给你吹头发。解雨臣的手指总是有意无意地撩过你的后颈,每次都让你一阵颤栗。

头发吹干,解雨臣关掉了吹风机,你刚想和他吐槽你刚才的悲惨经历,就被他按倒在了床上。

然后解雨臣身体也压了上来,凑在你耳边,对你说:“你引诱我。”

“???”你表示一脸懵逼。

“跑出去淋湿了回来,想干什么呢?嗯?”他又说。

“难道我是想被淋的吗?我就想去买点吃的而已啊。”你也是有点委屈。

解雨臣在你耳边轻笑了一声,呼出的湿热气息打在你的皮肤上,你又是忍不住一颤。

此时的你完全没有察觉到,你刚穿上没多久的衣服又被他给解开了。

“那,不如吃我?保证你吃得心满意足。”他压低了嗓音说着,然后轻轻地咬上了你的耳垂。

……………………

这个故事说明了,台风天气出门是真的要不得。

事后,你浑身酸疼地瘫在解雨臣的怀里,心里想。




end


深圳这儿帕卡好像已经降到蓝色了,但雨还是特别大诶( •̥́ ˍ •̀ू )









评论(5)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