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喻文州x你】如果他有一个很怕虫子的女朋友

◇只有怕虫的人才明白看到虫子时是有多崩溃ಥ_ಥ

以下↓↓↓↓↓












浴室里,你洗好了澡,刚把花洒关上正准备擦身穿衣服,突然,一只蛾子一样的虫子从开了一个缝隙的窗户飞了进来。

“啊——!!!”

一向都特别怕虫的你,不受控制地尖叫了出声。

你又把花洒开了,抓着花洒将水对着虫子就呼过去。然而那只虫子像是根本就不怕水的,整个浴室到处乱飞,还直直地向你的方向飞来。

“啊啊啊啊啊啊————!!!!!”

你吓得在浴室里来回地逃窜,手中的花洒不断地胡乱挥着,连连发出尖叫声。

很快的,门外就传来了喻文州的声音:“宝宝?你怎么了?”伴随着他的敲门声。

“有、有虫子!啊啊啊啊!!”你一边回答他,一边躲着虫子,声音里有着无法控制的颤抖。

“那,你开一下门给我,我进去看看好不好?”门外的喻文州说。

你愣了一下,嘴上也没了声音。

“宝宝?”没有听见你回答,喻文州叫了你一声。

你有点犹豫。你现在身上完全就是一丝不挂,就这样让他进来,你觉得有点……尴尬。

然而目光看到了又飞了过来的虫子,你终于还是一边举着花洒防身一边挪到了门边,将锁着的门给喻文州打开了。

饶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喻文州在看到你毫无遮掩的身体时还是有一瞬间的微愣。

但他很快就回了神,然后就看到了空中那个简直跟王不留行一样到处飞的虫子。他从你手中拿过了花洒,喷出的水花射向它,而你就趁这个时候躲到了他的身后,微微地瑟缩着身子。

“没事,别怕。”喻文州用轻柔的声音安抚着你。

这时浴室的门是开着的,然而你可能是被吓傻了,尽然没有想到只要走出浴室就没事了,只是紧紧地抓住了喻文州的衣角,将自己的身体轻轻地贴近了他。

此时的喻文州完全可以感受得到自家姑娘的身躯的柔软。他不禁有了某种悸动。

“你是洗完了的吗?”喻文州问你。

“嗯,洗完了,都准备穿衣服了,然后就是这个虫子……”你回答。

喻文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忽然,那虫子飞到了墙上,停在了那里,然后喻文州瞬间爆出了两百的手速,随手扯了条毛巾就将虫子摁死在了墙上。

伴随着你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喻文州将花洒挂好,然后转过身来看向了你。

他看了你一会儿,看着你的眼睛里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东西。

你被他看得感到不自在,开口叫了他一下:“……文州?”

喻文州听了,对你笑了笑,问:“刚才虫子有咬到你哪里吗?”

他这一问,你不禁又紧张了起来:“我、我不知道……”

你确实是不知道虫子到底是有没有在你没有注意的时候咬到你。

“那我帮你检查一下?”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嗯,好啊。”你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他。

喻文州虚抱住你,伸出了手,轻轻地按在了你后腰的脊骨,你忍不住身体一颤。

他的眼里满是笑意,手慢慢地顺着脊椎一路向上,在后颈摩挲了一会儿,然后又转到了脖子,再到精致的锁骨,再向下摸到了胸前的浑圆,然后不急不缓地开始揉捏。

就算你刚才不知道他的心思,这个时候再迟钝都明白了。

“文州你……你拿开你的手!”你的脸红了起来。

这个样子,在喻文州的眼里,就像是娇嗔一样,惹得他忍不住更想要和你做些欢愉的事情。

然而他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竟然是就这么顺从地放开了手。

然而下一秒他直接将你整个人横抱而起,随后抬脚向卧室走去。下意识地,你慌忙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你瞪他一眼,刚想理论一番,就看他笑得两眼弯弯,对你说:“呐,宝宝,你看,刚才咱们这一折腾,你准备穿的衣服都全湿了对不对?你想穿也穿不了了对不对?”

“既然如此,不如就先和我做些别的事情?等到明早这衣服应该就干了哦^_^”






end














评论(1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