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男神x你】About他生病了需要喝中药

◇内含喻/王/黄

以下↓↓↓↓↓



【喻文州x你】:

由于喻文州低着头喝药,你没有看得太清他的表情,但你觉得,这药你闻着都觉得苦,喝起来应该可能会更苦的吧。

喻文州喝完一口后抬起了头,他看到正在盯着他看的你,就问:“怎么了?”

“emmmm…就是,这个药,苦不苦啊?”你问他。

喻文州听了,先是一愣,然后他慢慢地勾起了自己的嘴唇,笑得饶有深意:“真想知道?”

你不知道他想干嘛,有点不明就里地说:“对、对啊。”

“好,那就告诉你。”喻文州笑了笑,下一秒,他没有拿药碗的那只手扣住你的腰,一把把你拉向了他。

于是你就被拉着整个儿靠近了喻文州,一下子重心不稳没控制住就向他跌过去,刚好跌到了喻文州的怀里面。

喻文州的嘴唇欺上了你的嘴唇,趁你正愣着神,他的舌头撬开了你的唇齿,伸到了你的嘴里,和你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在这样一的个缠绵的吻之后,喻文州放开你,然后带着笑地问你:“苦不苦?嗯?^_^”

你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还没有回神,看着他愣愣地摇了摇头,停了几秒,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

喻文州看着你着呆愣着的模样,忍不住失笑,看着你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笑意。

他家的小公主,今天也还是那么可爱呢。








【王杰希x你】:

你坐在床边,用勺子搅了搅碗里面的药,然后舀起一勺,自己先抿了一下,然后就伸出手送到了王杰希的嘴边。

王杰希靠着床坐着,他看了看嘴边的这一勺药,又顺着你的手臂看向了你。他和你对视了几秒,然后低下了头,张开嘴把药喝进了嘴里。

你看到他的眉头皱了皱又放开。他吞下了药之后,他的嘴唇就在抿着,没有说话。

“会很苦吗?”你看他的样子,就对他说,“要不……我把碗给你你一下子喝完算了?听说这样子一勺一勺喝的话会感觉更苦。”

王杰希摇了摇头,说:“不用,这样很好,继续就好了。”

“诶?可是,不苦吗?”你问。

他定定地看了你一会儿,然后就轻轻地笑了出来,对你说:“你喂的,再苦又怎么样。”

病中的王杰希,你对他这种照顾,他很喜欢。原本喝进去的是苦涩的中药,然而流到心里头就像是糖水一样。

王杰希看你红着脸低下头搅着药,又笑了笑。一直跟一个小丫头一样被他像是真当女儿养的你,也会照顾他了呢。








【黄少天x你】:

你把黄少天的中药熬好了后,又仔细地将药渣给滤掉,然后又等药的温度凉得合适了,才端着药向房间里走去。

因为高烧,黄少天捂着厚厚的被子在睡着,他的脸被热得通红。你用你没有拿药碗的手轻轻地推了推他。

黄少天的眼睛轻微地动了动,然后迷迷糊糊地努力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唔……媳妇儿……?”黄少天有气无力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你把他从被窝里扶起来,轻声地对他说:“少天,先起来把药喝了吧。”

黄少天仍然半合着眼睛,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晕乎乎的,一片混沌,难受得很。他接过了药碗,很快喝完,然后又躺了回去。

他紧闭着眼睛,眉头也皱着,看起来真的是烧得很难受。

这个平时都元气满满,就像灿烂的阳光一样的大男孩,此时就真的像是一句古话说的那样,「病来如山倒」。

你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一片滚烫。“那好好睡吧,亲爱的剑圣大大,要快点好起来啊。”你把他的眉头抚平,说。

黄少天咕哝着回应了一声,然后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end

评论(19)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