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喻文州x你】About爬山的那些事儿

◇这是爬山吗?这是爬山吧?就当是吧
◇昨天去爬山了,现在小腿还疼着,就躺着不动都在发疼
◇所以本来是真的想写爬山的可是写着写着就偏了

以下↓↓↓↓↓


【一】:

这是你一次爬山,加上本来体力就不是很好,因此这还没走几分钟呢就说要休息了。

坐在地上的你,看到一只手把一瓶已经拧开了盖子的矿泉水送到了你跟前。

顺着这只手往上看,看到了正在对你笑着的喻文州。

“喝口水吧。”他说。

“嗯。”你拿过了水,仰头灌了自己几口,然后又递回给他。

然后你就看到……这瓶你喝过的水,他也是直接对嘴就喝了。

喻文州喝下一口水,就看到你这样盯着他看。他好像知道了你心里在想什么,对你笑了笑,说:“这种事情,要习惯的哦^_^”







【二】:

走着走着,你的鞋带松开了。

你停了下来,想蹲下去系好,但这已经差不多爬了一半了,想到身后就是向下的长长的阶梯,你就忍不住有点慌。

“我来吧。”这时你的耳边想起了喻文州的声音。

身边的喻文州已经弯下了身,他的只脚分别是踩在上下不同的阶梯,双手帮你系起了鞋带。

你有点愣。你以前听同学说,男生愿意给女生系鞋带,说明他一定很喜欢她。

刚才你看到的是,喻文州一系列的动作,做得无比自然而然。

——因为他认为那是他该做的。

喻文州的手很好看,手上的动作也很灵活,很快就打好了一个结。他直起身,笑着对你说:“好了,我们走吧。”







【三】:

广东的夏天是个神奇的季节。明明前一秒还晒死人,后一秒就下起了雨。

然而你们出门的时候都忘了伞这码事。

喻文州比你先察觉到了下雨。伞没有带,然而他第一时间就取下了他背上的整个背包,手一伸用背包挡在了你头顶上方。

雨很快就下大了,然而你基本上没怎么淋到,反倒是喻文州……

“文州,那你怎么办?”看他没有任何东西遮挡地在淋着雨,你焦急而担忧地问他。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说:“这中雨下不了多久的,一会儿就过去了,不要紧。”

——不管他自己怎么样,喻文州首先都是舍不得并且也不会让你受到苦。







【四】:

越往上,脚下的路就越陡。

你的腿都忍不住有点发抖起来。

你觉得如果是你自己的话,到这里你绝对就已经会往下走了。

“文州,我有点怕,要是一脚没踩稳掉下去了怎么办。”声音里不难听出你的害怕。

喻文州回答的声音还是像平常一样温润,只是因为爬山也有些累而低了一些,然而这样的声音却带给你了安心感。

喻文州说:“我在呢,你没踩稳,还有我扶着你。”

接下来的路走得很慢很累,对你来说抬起每一步都特别艰难。然而你自己心里慢慢地没有了开始那种惶恐的感觉。

其实喻文州本身就已经是令你心安的存在了吧。







【五】:

到了山顶,走到凉亭里后,你整个人都瘫坐在了长椅上。

喻文州从背包里拿出了你放进去的一条毛巾递给你:“山顶风还是有点大的,先把汗擦一下,等下去厕所换衣服。”

你的出汗量并不是很大,很快就擦好了。喻文州接过毛巾后,你看到,他像是也要用来擦的样子。

“诶诶诶,文州别!”你连忙说。

这条毛巾是你在学校时当浴巾一样洗完澡用来擦身的,你原本只是随手一拿结果给拿错了。

你自己用还没什么,他用的话就尴尬了。

然而你告诉了他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笑好像更富有深意了。

“所以呢?”喻文州笑着问你。

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用手里毛巾往脸上擦了一把,又擦了一圈脖子。

“这条毛巾,很好用。”喻文州看着你,笑眯眯地说。

“你……”你说出这一个字,然而又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他什么。

“哼,不要和你说话了。”于是你瞪了他一眼,从背包扯出一件衣服就起身往厕所走去,“我换衣服去。”

喻文州看着你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六】:

你坐在凉亭里吃牛肉丸,一只全身暖黄色的毛茸茸的狗就趴在你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你。

好可爱。你心里想着,然后将竹签上你吃了一半丸子伸到它面前,抖到地上。

那只狗闻了闻,下一秒就吃进了嘴里。然后它再一次又看向了你。

然后你就开始了喂狗。接下来的几个丸子都是你吃一半,把另一半给它。

然而当你再一次咬了一口丸子,一只手握住了你的手腕,竹签上丸子剩下的部分被那只手送入了来人的口中。

转过头去,你看到了正在嚼着丸子的喻文州,笑意盈盈地看着你。

“文州你跟只狗抢什么吃的。”你表示对这样的喻文州你也是有点无奈。

“我陪着你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山,都不喂我一下?”喻文州凑近了你,他的一呼一吸你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使你的脸有点发烫。

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文州你几岁啊,然而你还是将一个丸子送到了他嘴边:“喏,给。”

喻文州张嘴轻轻咬住,咬下了半个,细吞慢嚼着,眼里笑意盎然,对你说:“真乖呢。”

那剩下的半个,很显然是留给你吃下的。脸上的温度仍然降不下来,你低下了头不看他,默默地吃着丸子。

与此同时那只狗狗也默默地走开了。

这个狗粮它给满分。







【七】:

你们上来时才是1公里多而已,但由于有一段特别陡,你不敢再走第二次,于是喻文州带着你走一条三四公里的盘山公路下山。

“文州,你背我一下行不,我觉得我的腿差不多已经要废了。”你们两手牵着,此时你握着喻文州的手一下一下地晃着。

“好。”喻文州也知道你累了。他将背包取下,一只手腕穿过背带,将背包挂在了手腕上,然后蹲下了身,说:“上来吧。”

“耶,果然文州最好了。”一边说着,你趴了上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两腿夹住他的腰,“好啦。”

喻文州双手托住你,站了起来,问你:“我走了?”

“嗯,走吧。”你说。

你平时都不怎么运动的,这一次着实是累坏了。喻文州的背上很舒服,很暖,加上山上这儿凉风习习,不知为什么尽然让你生出了睡意。

“文州,我好像有点想睡了。”你对喻文州说着,整个人都渐渐开始变得迷糊了。

喻文州的声音很轻柔,说:“那就睡吧。”

没有多久,你均匀而轻缓的呼吸声就传入了喻文州的耳里。

喻文州忍不住轻笑,脸上的神情极尽温柔,眼里慢慢浮现出的是宠溺。

喻文州走得很平稳,背着你走了三四公里,你在他背上依然睡得安详。

——他的背,永远都会是你最好的依靠。







【八】:

你一直都是喻文州世界里独一无二的珍宝,他放在心尖上珍爱的姑娘。


end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