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是一个杂食动物。

【男神x你】About他与逗比的你

◇每一个都是取材于我.的.真.实.生.活.【哭】
◇内含喻/韩/翔

以下↓↓↓↓↓


【喻文州x你】:

喻文州在卫生间里洗澡,然而等在外头的你想要早点洗漱就上床睡觉了。

“文州,还没好吗?”你在门外问他。

“还没行,再等一会儿好吗?”隔了一道门再加上花洒那种水声,他的声音听得有点不太真切。

“哦。”你一边回答着,心里已经想着要搞事了。

你跑到阳台去拿了一个装衣服的盆子,在阳台的洗手池接了满满一盆水。

然后你把水端到卫生间门口,整盆水往门板上一泼。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喻文州打开了门。

于是这盆水尽数给泼到了他身上。

你瞬间懵了,喻文州也先是愣了愣。

“啊啊啊文州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QAQ!!”你慌忙道歉。

你这个时候这个样子,喻文州倒是打心底觉得很可爱。他看着你,然后像是沉吟了一下,对你说:“自然是不会记你过的......不过补救过错总是该有的吧?”你没有看到,这时他眼睛里的笑意已经是掩都掩不住了。

“那当然了!要怎么补救文州你说我一定去做!”你赶忙回他的话。

喻文州笑意更深:“既然是你泼我这一身水的,那么,就劳烦亲自帮我擦干身子,换上干衣服了^_^”

∑ (´△`)?!“诶、诶?”你目瞪口呆,脸也忍不住有点红了。

喻文州看着你这就像是脑子短路了的样子,笑着靠近了你,你们的呼吸都已经可以打到对方的脸上。他对你说:“刚刚可是说了一定做的呢,嗯?”

(虽然他说了不记你过,然而你还是被他惩♂罚♂了很久呢。)







【韩文清x你】:

你和韩文清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上经常会有人在发各种传单,你接过了一张关于吃的就边走边看。

然而你并没有看到这人行道中间种着的树,于是看着正入迷呢,就一头撞上了树。

“啊!”你下意识地痛呼出声,“疼疼疼疼疼......”手里的传单已经掉到了地上,你一只手捂着额头,另一只手撑着树干。

因为你没有好好走路,所以韩文清已经是走在你前面了的。他听到了你喊痛的声音,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跑到你了身边。

“走个路都能撞树,傻不傻。”韩文清把你的手拍开,用他的手在很尽力放轻力气地揉你的额头。

怪你自己不注意,确实没什么好说。你撇了撇嘴。

揉了一阵,他问你:“还疼?”

“不不不没有很疼了,就是有点晕乎乎的。”你回答说。

韩文清站在你旁边,看了你一会儿,突然,他一把把你捞起来,横抱住你迈开步子就走。

“喂喂喂放我下来啊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你这样真的好吗!”你连忙喊。

韩文清瞪了你一眼,在霸图训人的那种气势一下子出来了:“不是晕吗?还想再撞一次树?”

被他那样一瞪,你也根本没那胆子跟他顶嘴了。







【孙翔x你】:

孙翔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喝。他一下就喝了一大口,结果一时间没法全吞下去,嘴里的水整得他腮帮子鼓鼓的。

看到他这个样子,你突然就玩心大起。

你悄悄绕到沙发背后,孙翔并没有发现你的动作。

你把两手往前一伸,两巴掌拍在他两边脸上。

“噗——”孙翔整一口水都给喷了出来,喷得茶几上全是水。

他用手擦了擦嘴边流下来的水,转头自认为是恶狠狠地瞪着你:“我去你干嘛啊!”

然而毫无威慑力。

你两手一摊,神情满满的无辜天真:“就逗一下你玩儿啊。”

(所以说,你们两个逗比在一起,日常生活究竟是怎样的鸡飞狗跳呢。)

end

评论(11)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