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碗酒◆

【男神x你】如果你中考之前特别紧张

◇现在是中考前的放假( ¨̮ )还有两天中考
◇内含叶/韩/魏/喻/黄
◇私设‘你’并不是一个学习好的学生

以下↓↓↓↓↓






【叶修x你】:

他牵着你的手走在路上。你正满心忧愁地想着中考考不好怎么办会不会没高中读,突然冷不防被他猛地拽了一把,拽得你退了两步。

你才从情绪中回神。面前是马路了,一辆车刷的从你面前离你很近地开过。你吓了一跳。

“别紧张……”他的声音有点喑哑,他紧紧抓着你的手,“哥年纪大了,经不起吓。”

你感觉叶修抓着你手的手竟有点儿颤。明明是职业选手,手稳的不行的人。

“对不起,我没看路……”你低头,小声道歉。

然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沉郁的气氛又消失殆尽了。

“就个中考,有什么好紧张的,你看刚才紧张着差点出事了吧?”叶修又恢复了平常说话的那种带着慵懒的语气,“我记得你最后一个只愿不是抱的去年分数线240的学校么?哥当年数学考4分都还考了200多分呢。你肯定会有高中读的。”当然他最后也没有去上高中就是了。

“真的啊???4分?”你目瞪口呆。

“骗你干啥。”叶修懒懒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
大笑起来,“你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4分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啊。你简直要笑抽了。










【韩文清x你】:

他拉着紧张得跟什么一样的你去体育馆跑步了。你本不愿意的,被他生拉硬拽的。

你们跑在跑道上。并没有跑得很快,但是也并不慢。

今天其实并没有很热,也没有太阳,是个阴天。而且,即使是夏天,你们现在是向着风跑,还是感觉到了风。

“感觉到了没有?”他突然问。

“嗯?”

“在风中奔跑。”他说。

“嗯。”

“闭上眼睛。”

你一愣。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还是听他的话闭了眼。然而没两下你又睁开了。什么都看不见,你觉得心慌。

“不用怕。”他说,“相信我,不会有危险的。”

你依言做了。

“把手臂张开。”他又说。

你又照做。

你们其实是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这时候你竟感觉到了一种飞一般的感觉。

你不禁加快了速度,闭着眼张着手臂地狂奔。感觉到的风比之前大很多,呼呼呼地迎面吹来,耳边都是风声。

你享受起来。也不怕跑歪了撞到什么,反正他说不会让你有危险。

真的特别痛快啊。

而韩文清也跟在你身后。看着飞翔一样的你,冷硬的面部线条都不由地柔和很多。

他只是想,自己能帮到你,挺好的。

他自己都并不知道,他的嘴边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魏琛x你】:

中考之前放假在家,然而你完全定不下来。你在房间不停地来回走,从这头走到那头,走回来走过去。

“你别走来走去了行不,看得我老人家眼花啊。”你这个放假,难得魏琛没有跟叶修两个人满世界去抢boss,就只是陪着你。

然而?魏琛表示他也是呵呵。你好像并不需要人陪的样子。他就叼着根烟看着你走来——走去。

你终于是停了下来。你走到他身边,两手抓住他的一条胳膊用力地晃来晃去。“啊啊啊啊好烦啊!!!!我要是考不好怎么办啊法克!!!!我肯定考不好的怎么办!!!!”

他被你晃得烟差点掉下来,为了烫到你他赶紧掐灭了烟。然后他语气轻松地跟你说:
“中考而已吗,这有什么,心态放好啦,不要紧张。你就想:反正我不管怎样都就这样了我就随便考考,我学的全部还给老师了,我放烂了。”

你:“……”









【喻文州x你】:

你执意要复习。虽然复习了也没多少次有用过。但不复习你就是觉得心里慌。

然而喻文州毕竟很了解你。他知道你是那种越复习心越乱的那类学生。那还不如不复习来的好。

他劝过你但你没有听他的话。你让他考你古文注释。

你先让他考的是《核舟记》那一课。他接过你递给他的语文书,看了看,说:“嗯…为了方便更好地考你,先让我看看课文怎么样?”

“嗯嗯可以。”你说。

然后他还真认真地浏览起来。然而那只是装个样子装得他真的第一次读。事实上,你的课本他经常会翻看,每一课都看过。因为他喜欢看你的笔记看你的字。不管你的字别人觉得好不好看但他就是喜欢。自然的他对课文也算熟悉。

“咦?这都什么东西?”他一脸的震惊与好奇,“这三个人什么关系?”

“噢对对对!”讲到这篇“经典”的课文你突然也来劲了,“gay里gay气的是不是!!”

他指着那句「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说:“我怎么总觉得像东坡把鲁直抱在怀里?”

你兴奋了起来:“对对对对!!!还有这里!!”你指向「佛印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苏、黄不属。」,“你看!我们当时都在说佛印是因为被他们俩秀恩爱闪瞎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成电灯泡了。”

喻文州说:“我怎么总觉得他是吃醋了?然后他就傲娇了:哼!就不理你们了,,Ծ^Ծ,,”

你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喻文州你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一本正经的分析着:“其实仔细想想,佛音真的很可怜,他都袒胸露乳了都还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你简直要笑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等你稍稍平复了,他又指向「居右者椎髻仰面,左手倚一衡木,右手攀右趾,若啸呼状。」,说:“这怕不是在扣脚趾吧。”

刚停下来的你又一次大笑起来。

而喻文州依然一本正经:“不对,可能他脚抽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你看不见,看着你的喻文州微微笑了。

真好呢。他想。









【黄少天x你】:

紧张?

不存在的。

他话多到没给你空隙去紧张。


【黄少天第一次说话说到第二天嗓子疼来着。
不过他内心表示没事表示他很开心表示各种哈哈哈。
因为把你以很好的状态送进了考场。】



end



是的我就是一个标准差生。六月初的最后那一次月考我依然是年级倒数前50【手动再见】
中考后见啊亲爱的们。


【男神x你】About大夏天里空调的那些事儿

◇好久没有写了的这种段子(o^^o)
◇内含喻/卢/王

以下↓↓↓↓↓



【喻文州】:

她睡觉最喜欢开16度空调

同时又盖厚厚的被子

会在舒服地被窝里蹭蹭蹭

会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冲我笑

很可爱嗯

可是她这样我抱不到她了

——乖,我抱着你一起睡好不好?

——不不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好的,没事。你睡前给我点儿补♂偿就好啦 ^_^ 我很期待哦。









【卢瀚文】:

我们俩的座位都刚好是空调的风口

她一反平常穿了短裤来上晚自习

一节自习课还没过一半

她就开始不停地蹬脚手也不停去摸腿

问她为什么

她委屈巴巴跟我说她冷

对她的作死很无奈

当然是给我的外套她盖着腿啊

——《反正男女生校服外套是一样的老师看不出什么哈哈哈哈!》《你就说说你没事作什么死吧。哦。好吧下午回宿舍那段时间确实很热我也觉得。但是以后也别瞎搞了。冷死你哦。》









【王杰希】:

(同居但是尚未同房设定!)


家里空调坏了

她搬了三台风扇搬去她房间

一台小的夹扇夹在旁边椅子的椅背

还有两台落地扇

都对着她吹

可是家里就三台风扇

——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你看你把风扇都搬来了我用什么。

——不好!!!旁边多躺一个人我会热的!

——我可以帮你摇扇子到你睡着。你可以更凉快。

——咦对噢?那好吧!

【等你睡着后他把两台落地扇都关了,才到靠墙那边睡下。】

——《傻。你那样吹很容易感冒的。》



end




然而身为一个广东小毛孩并不知道北方有没有空调,一个吉林的舍友说她们那边是没有的。不知道北京有没有,就算没有也当它有好了

【在医院等拍片的结果然而来时急急忙忙忘带书来看了QAQ于是写了篇段子】



【男神x你/盗笔】他与近视的你

◇内含张/解
◇这个梗好像被写过好多了,所以写点清奇的东西……希望不会撞到
◇真的重重重度ooc,自己都不忍直视

以下↓↓↓↓↓

【张起灵x你】:

那是你和吴邪他们定好了当作是张起灵生日的那天。

你捧着一个木制的箱子到他面前,示意他打开看。

他看了看箱子,没说什么,一手接过,另一手将箱子打开。

里面是放得整齐的十几个眼镜盒。有的是透明的塑料的,能看到里面是放着眼镜的。

他抬眸,看向你。虽然没有任何神情变化但你就是知道此刻他有询问的意思。

“我跟你讲。我呢,近视是遗传的,从小就近视,从一开始700到现在快1500……从小到大,一直陪着我的,可以说只有我的眼镜。”你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今天就算是你生日了,我把我的眼镜们送给你,只是想把过去你没能参与的我的岁月给你。”

“这样,我的一生都是你的。这样,你也是有过去的人了。所以,余生我们可不可以一起过?”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你。他的瞳孔仿佛黑得更深邃。

余生么?好像,是一个很陌生的呢。

从前从没想过还会有余生,有平淡生活。

你也并不急,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看了你一会儿,垂下视线,又看了眼镜盒们一会儿。他慢慢合上箱盖。

是住进了他心里的女孩子啊。

“……好。”他应你。

你大大地笑了,抱过他手里的箱子放到一边,然后抱住了他:“耶、——嘶——”欢呼到一半就卡住,倒吸一口气。

“怎么了?”他抓住你的肩想拉开一下你,结果你抱得很紧他又小心地控制了力,这一下并没有拉开。

“没事没事,哈哈,抱太猛了鼻托磕得我有点疼。不过没事,我才不要撒手。”

“……”他也不禁无奈。竟会觉得有些好笑。“可以把眼镜拿下来?”他单手回抱住你。

“好麻烦啊。”为什么我是个近视眼……都不能好好抱抱是吧。你有点憋屈地想。







【解雨臣x你】:

像你这种高度近视的人,半年就要去眼科医院检查一次眼睛的。然而检查眼睛自然是逃不了散瞳的。而散瞳,不管你经历了多少年多少次,再去做是你都还是会觉得怕。

但这一次是解雨臣陪着你去的。你不是一个人了。

滴完第一次眼药水,你闭上了眼睛,他牵着你走了几步,问你:“还好么?需要我抱你走么?”

“不要了吧……大庭广众……”你小声说。

你听到他轻笑出来的声音,然后听他说:“好,那我带着你走。交给我就好,别怕。”

“嗯。”你又是小声应他。

你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任凭他拉着你走。哪怕看不见,哪怕心里还是会有一丝恐慌,可是有他带着你走,你很放心。你知道他不会让你撞上什么的。

感觉到他松了手,然而下一秒手臂环上你的腰,一用力,你就坐在了他腿上。

“诶诶诶诶?怎么这样?”你猝不及防,问他。

他搂着你:“没有连在一起的两个座位了。不想和你分开坐。”

“……”你还能说什么。

你靠着他,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温度。医院的空调是很大的,以前你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椅子,然而他怀里很温暖。

“5分钟之后再带我去滴,记得看时间。”你叮嘱他。

“嗯。我知道。”他说,“不用你瞎操心啦,你安心等就好。”

你忍不住嘴角上扬。你是真的开心。有人陪着做散瞳真的是太幸福了。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你,像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样,他轻笑,在你耳边低声说:“以后都陪你来。”

你:(っ//////////c)

后来验光等的一系列检查做完后,要回家了。你们到了医院门口,他突然将你横抱而起。

“喂喂喂!你干嘛啦!”你吓了一跳。

“闭眼。”他说,“我抱着你走。”

医院的停车场是露天的,外面太阳很大,而散瞳过后见不得光。

“唔……”想想自己以前的经历,你还是放弃挣扎,默默无脸。

“别害羞。”他弯着嘴角看你,“走了啊,我们回家。”

end

第二次写盗笔,不太会写
讲真我是好久之前看的了,而且还没看完。重启我也没看。ooc肯定上天了来着
只是写给某个傻逼而已中考加油
但是真的太让人看不过眼可以告诉我,我也可以删掉
这应该是中考之前最后浪一次,到时候我自己也要中考的应该没时间再写了所以这种东西提前写了
加油喂



【男神x你】当你来例假的时候

◇内含喻/卢
◇‘你’的事情依然是都取材自身边同学的经历。

◇文中的姜茶是听说的,不知道对不对。我自己来例假什么都没喝过,也不知道要喝什么。

以下↓↓↓↓↓



【喻文州x你】:

你本来就是每次来例假都会来特别多的人。然而这一次来得比特别多还要特别多。

深夜里你醒来,感到下身粘腻得难受。想去厕所,然而一下床,血就顺着你的腿不住地往下流,流了一拖鞋还不止。

你瞬间就觉得好烦好烦,没来由地莫名地委屈,很想哭。

从来没有过这样……

喻文州还没睡,你就想要去书房找他。走到书房关着的门前,你往后看,血滴了一路。

眼睛湿了。你敲了敲门。

没几秒门就开了。你看到喻文州就在你面前。他一句「你怎么了」还没问完,看到了他一下子就所有情绪都控制不住了的你,眼泪决堤。“文州……”你喊他的声音带着哭腔,“血……好多血……”

喻文州也看到了你染了血的裤子,一滴滴往地上滴着血。他也没在意,上前一步拥你入怀。“没事的,没事。心里觉得难受,哭一哭也可以,我在呢。”他柔声哄你。

你泪流得更猛。你也抱住了他,双手紧紧的抓着他背后的衣服。“呜……呜……”你哭了出来。

喻文州抱着你,低下头,脸轻轻贴在你的发顶。

过了一会儿,情绪消去了许多,你也没有哭了,只是还因为哭过而喘着气。喻文州一下一下轻轻地顺你的背。

等到你差不多平静下来了,他放开了你:“肚子疼不疼?”

见你摇头,他又说:“你先去清洗一下好不好?其他的我来弄。”

你红着眼睛点头。

于是也是如他所说的其他的他来弄。你在卧室里的厕所清理自己,他用另一个厕所。他去厨房给你煮姜茶后,把一路的血拖了几次,也把被单、床单拆了拿去浸,床上换了新的给你待会儿睡。

你出来之后,他又让你回去躺着。煮好的姜茶还烫,他坐在床边,舀一勺吹凉了再喂你喝下。你睡下之后,他又手搓了被单床单还有你的裤子,洗掉血,再扔进洗衣机。

他为你忙活了大半夜。

最后,他在临睡前,在你额心轻轻地落下一吻。“我会一直在的。”








【卢瀚文x你】:

太阳超大。体育课。

女生600米2分15秒跑下来,超时的话超多少秒做两倍的俯卧撑。你拼了命才跑完,然而还是没有达到要求。

可是你也没有力气做俯卧撑了。跑完,你往草坪里走了几步,跪坐下来,又躺倒下去。大口大口地喘气,捂住发疼的肚子。

“你没事吧?”卢瀚文过来了,你看到他在你旁边蹲了下来。

你摇摇头。

“那你别躺着啊!刚跑完躺着不好!”他说。

你还是摇头。

“起——来嘛!起来,我扶你走走?”他拍了拍你的手臂。

“不要……我肚子疼……”你小声说。

“怎么————哦……”他想到了什么,耳朵都有点红了,“那你也别在这躺着啊,这么晒,你很容易中暑诶!到树底下躺好不好?那里阴一点。”

你又是摇头:“不要。不想动。”

“那好吧……那你要不要水?我拿过来给你喝点?”

“不用了。我不想喝。”

“好吧……”他的语气有点无奈。

他起身,走开了。

他远离你几步,走到了太阳所在那个角度,挡在了你和太阳之间。他站在那里,将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他投到地上的影子里,那像是能烤人了的阳光没多少是能照到你的。

他大汗淋漓,衣服都湿了,脸上也都是水光,但他笑着对你说:“这样,就不怕会中暑啦!你休息一下!”


end






【男神x你】当你生气的时候

◇内含韩/周/王
◇为什么生气就不管了吧,忽略这个问题Ծ‸Ծ
◇之前有写过一篇文州的,就狗尾巴草那个。

以下↓↓↓↓↓

【韩文清x你】:

你只是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生气,他问你怎么了你也不肯和他说。你抡着沙发上的抱枕一下下地砸,还一边骂着某些……鄙俗的话,什么“你大爷”“去死”什么的。

韩文清紧皱着眉头,想训你说女孩子不能说这种话,然而看了看你气在头上的样子,又忍住了。

还是不想让你更气。

想了想,他坐到了你旁边,拿走了抱枕。

“真的很生气的话,和我去跑步吧。跑得真的很累很累了,应该是可以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韩文清试图让你可以不生气。他记得好像听谁说过听说生气最伤身了。

他觉得这个办法很好。经常他生气或者心情不好什么的会去跑步。然而。

“你滚!!!!!”一拳砸他身上,你怒视着他。

“……”他没说什么,也没有动,只是看着你。

见他这样,你不禁又一拳打过去。他依然没有动。然后,泄愤似的,你一拳一拳打他身上。

他的肉挺硬的。你没打多少下就累了。瘪瘪嘴,你靠近他,头靠在了他胸前,手轻放在你打到他的地方。

他抱紧了你。“消气了没有?”他问。

“嗯……”你闷闷地回答。“你怎么就这样让我打啊。”又闷闷地问他。

“你要能不生气,我怎样都可以。”他说。







【周泽楷x你】:

你坐在书桌前,脸埋在桌面上,双手抱着头。就这样一个人在那生闷气。

突然有一根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你的肩膀。

“不气。”你听到周泽楷说。

然而正在气头上的你太过情绪化,听到有人的声音就觉得烦。想也没想,抓起桌上的语文书转身就用力朝他扔去。扔出手之后你才猛地一颤,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然而已经扔出去了。

周泽楷就是站着,也不躲。啪一声,书正正砸到了他脸上。书掉下来,他接住。

他的脸被打得有点红。你吓到了,忙站起身靠近他。你的手抚上他的脸,拇指摩挲着红的地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疼不疼?”你有点慌地问他。

他轻抓住你的手。他的手覆在你的手上面。“你别生气。”他说。

“我不生气,不生气了……”你刚才的情绪都消失没影了,剩下的只是担心他关心他,和自责,“我打疼你了吗?”

“不疼。”他摇摇头,“一点都不疼。”

可是……都红了……你看着他,有点难过。

“但是,你气,心疼。”他把你的手拉下来,双手抱住。他的手比你的要大,很暖。“不要难过,你好,我就好。”





【王杰希x你】:

你实在是气不过,整个人都想烧了一样,而且也几乎要疯掉。

发泄一样地,你一手把门用力一推,狠狠摔上。

突然,手腕被人抓住,又被猛地一拽,你被拉着转过身并踉跄了两步,下一秒又被人紧紧抱住。

“王杰希!!!你干嘛啊!”你觉得他很莫名其妙,抬头,还带着怒意地问他。

“你生气就生气吧,找什么死?”他沉着脸,那双大小眼此时紧紧地盯着你,黑色的眼瞳深而不见底,像酝酿有一场风暴。

你张了张嘴,说不出话。你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是不是忘了,这个门是坏的关不上的?它会弹回来的知不知道?你这么用力推着一下它要弹回来你躲得开?”他的语气很严肃的,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严厉,但真要说又还不至于。

你抖了抖。再气也被这一下搞得没剩什么了。“我错了不行嘛……”你扁了扁嘴,脸蛋在他胸前蹭了蹭。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放缓不少:“真的被你吓到……以后别这样。而且就算门是好的,这样也不好。生气的话,总会有别的办法消气的。”

“知道啦,杰、希、爸、爸——”因感觉沉重的气氛没有了,你还朝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略略略——”

他捏住你脸上一小团肉,轻轻扯了扯:“就你皮。”

end



都是取材自同学的真实的事。
最后一个是我自己。昨天我摔门真的被门弹回来打到了。(它那个锁舌是出来的。)

【喻文州x你】生日礼物这种东西么

🎂文州18岁生日快乐!!!

以下↓↓↓↓↓







背景:【同居不同房设定】他生日的前一晚上,你守着等到了零点,然后悄悄地进到他的房间,把礼物放到了他的枕头边……












即使是熟睡之中他的轮廓也依然是柔和的,他恬静安然的睡颜让你忍不住低下头,在他嘴唇上轻轻地印了一下。

你像个偷腥的猫儿一样笑了。想回房去睡了,然而还没等你直起身子,喻文州一下地睁开了双眼,你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就搭上了你的腰,一用力就把你抱上了他的床。

把你抱上床的同时他掀开被子,你落在了柔软的床褥上,被子将你也和他一起包裹在内。和空气中的冰冷冰冷不同,被窝里,还有喻文州这个人,都是很暖很暖的。

出于本能一样的反应,你往喻文州怀里钻了钻。

喻文州倒也没想到这点,愣一愣,然后便笑了。他搂住了你。

挺好的。他想。

你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喻文州那双好看的眼睛。黑暗之中你也能看到喻文州好整以暇地含笑看着你。

“趁着我睡觉的时候乱来?嗯?”

“不……这是什么神展开啊……你怎么突然就醒了呢?”你把脸深深地埋进了床褥里。

真的是太丢人了。你想。

“我一直都没睡着啊。”喻文州看你捂脸的样子,他轻轻地笑了笑。

!????所以你就套路我?!你气鼓鼓地抬起了头,正想要跟他理论,就看到他温和而无辜的笑容,一脸的人畜无害。

你突然就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你盯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对他“哼”了一句,别过了脸不想看他。

换来的是喻文州的一声轻笑。

“好了,别扭什么呢。”他捧着你的脸把它转回来面向他,而你还是像在赌气一样鼓着嘴。

“谢谢你,大冬天的,大半夜来给我礼物……”他的笑吟吟地看着你,眼角弯起了一些弧度,“不过,倒是有一个更想要的礼物呢^_^”

听了他的话,你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就感觉到,你睡衣的一排纽扣被喻文州骨节分明的手在一粒一粒地解开,他的指尖是温暖的,然而触碰到你的肌肤,还是带来你的阵阵颤栗。

“???喻文州你——”话还没说完,你的嘴就被他同样用嘴堵住了。

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他心下一笑,放开了你,说:“我想要你。”

“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哦。”他看着你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你的内心:mmp喻文州你个混蛋!!!又不是我自己要上你床的!!

喻文州内心:^_^







end

今天回学校了,晃悠了一圈在墙画前面的空地看到了这个

这个同学也是很厉害了

【喻文州x你】一个深夜里的小甜饼

◇祝所有人18年快乐吖!
◇这依然是没什么逻辑的一篇「▼_▼」

以下↓↓↓↓↓















你到楼下去拿快递。

从门卫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喻文州刚好从大门走进大院来。

门卫室里大门还是有那么点距离的,然而即使这样在夜色里你依然一眼就认出是他了。

看到他,你心里瞬间就欣喜起来。他没有说过他今晚会回来,你还以为他又会住在俱乐部了呢。

喻文州也看到了你。

他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在楼下看到你。这么想着,脚步也随之停了停。不过随即,他就看着你,对你柔和地一笑。

你隐约看到了他的笑。你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手抱着快递就小跑着跑到了他身边。160都不到的你微仰着脸看着他,眼神里仿佛都带着光:“你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喻文州抬手,轻轻地摸了摸你的头,“回来陪你啦。”

“哇太棒了!!”你笑着,开心得都没忍住跳了跳。

喻文州只是笑着看着你,没有说话,但是笑容和眼神里都满满是温柔和宠溺。

他的手从你的头顶顺着你的一头长发轻轻捋下,然后他撩起了一缕,低下头,闻了闻。

“今晚洗头了?”他问。

“对呀!”你笑着回答。

“闻出来了。”喻文州低而轻地笑着,“好香。”他的声音有些低,语气似是带着某种感叹,使他这两个字听起来就有种莫名诱惑感。

“唔——”你突然就不知道比怎么接话,就捂住了嘴,视线移开不看他,脸也感觉到有点发烫的感觉。

喻文州看着你这样子,觉得可爱,看得他心都简直要化了。

他上前一步,双臂一把把你抱进了怀里。他抱得很紧,但又没有让你感到丝毫的痛或者不舒服。

他低头,把脸埋在你的头顶,深深的嗅着你发间的清香。“宝贝儿,我好想你。”

因为比赛,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很忙,也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我也是……”你被他抱在怀里,脸贴在她的胸前,声音有点轻,听起来也有点闷。

然后你们都没有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你小声地和他说:“在这里站着…是不是有点……我们先回去吧?”

喻文州勾起唇笑了笑,说:“好。回家。”

他放开了你,一手拿过快递,另一手牵起了你的手,牵着你和你一起往前走。

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着就变成了十指相扣。你又是忍不住笑,悄悄抬起眼看向身边的他,然而正好对上了他看着你的眼睛。

里面盛满了温柔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

你瞬间又收回了视线。

然后就听到了头顶喻文州的一声轻笑。那声气音听着就真的特别撩。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你在心里不断的喊着。

又走了一会儿,你突然就起了一点玩心。你用没被他牵着的那只手捏起他衣服后面连着的兜帽,然后跳起并想快速地戴上他的头。

然而因为身高原因,你并没有成功地给他戴上。

“唔……”你扁了扁嘴。

你又听见喻文州轻笑了一声。

“想玩的话,可以告诉我啊。”他说着,微微屈了屈膝,使得自己的身体降低了点高度,“来。”

“哼。”你这样应了他一声。

然后成功地给他带上了兜帽。

喻文州直起腿后,在你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手上一用力把你拉的更近,在你的唇上落下一吻。

“谢谢啦。”他轻笑着说。




end






戴兜帽的事情是我在学校亲眼看到的一幕。

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操场上。

正在体训的我就猝不及防被塞了满嘴的狗粮。

mmp。



嗯最后还是祝大家元旦快乐!


【韩文清x你】夜宵引发的

◇好像有点短😶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以下↓↓↓↓↓









早上韩文清在走的时候就跟你说了,今天他们要训练到很晚,让你不用做他的饭,睡觉也不用等他回来,不用管他了。

然而十点多的现在,你拎着做好的夜宵来到了霸图训练室的门前。

他让你不管就真的不管了啊,不存在的。你心想着,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是张佳乐。

“诶?队嫂你怎么来了??”他看到你,脸上的神情很是惊讶。

你抬了抬手臂,把饭盒示意给他看,笑笑说:“我来给他送夜宵。有打扰到你们吗?”

“没,训练完了,都在放松。”张佳乐说着,侧开身体以便让你进来,“哇靠…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没…”他小小声地吐槽。

虽然统一的训练已经完了,但韩文清依然在做着练习。他很投入,你走到他右手边喊了他三四声他都没有听到。

什么嘛,都不用休息一下的吗。你撇了撇嘴,然后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

他皱着眉转过头来,神情有点不耐,一副就准备要怼人了的样子。

在看到是你之后,他的眼神里有些诧异。眉头还是皱着,但脸上的表情不觉地变得柔和了一点。

“你怎么来了?”他问。

你把饭盒放到桌上:“来送夜宵给你啊!”说着,又抬起一只手,用手指在他的眉头上按了按,想要把它抚平,“你别老是皱着个眉好不好,会有皱纹的好吗。”你吐槽着说。

韩文清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脸色不是很好,声音也有点火气:“手怎么那么冰?大晚上的不好好待在家里跑什么跑?!!夜宵到时候我回家不能吃吗?!”说到后面,就完全是一副训人的姿态了。

他这么一训,整个训练室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你也是愣了愣。在回过了神后,你扁了扁嘴,说:“你凶我QAQ……”

韩文清看着你,没有说话。

空气又安静了几秒。你见他都不听你话,就朝着众队员半喊着说:“他凶我!!!”

我们也经常被队长凶啊!众队员心中呐喊着,然后基本上都是一脸的「你加油」的神情。

“那你打他啊!”张佳乐同样是半喊着说。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

而你听了张佳乐的话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然后你把你被韩文清抓住的手抽了出来。

不会真的要动手吧?众队员一脸惊恐。

然而你却是趁着他偏头看着张佳乐的档子,左臂绕过他的颈后,把手贴在了他左脸上,右手则是捧在了他的下巴上,然后你弯腰低头,轻轻地亲在了他右边的脸颊上。

韩文清整个人一僵。

“你不要气。”亲完之后,你贴着他的耳朵跟他说。

众队员都惊呆了。

张佳乐也是愣了愣,然后捂着脸大喊:“我他妈好尴尬!!!”

韩文清的耳根有些红,把你的两只手都拿下来紧紧抓在了自己的手心里。然而他依然是一副钱包脸对着众队员说:“所有人,一分钟时间,全部出去!”

“不是吧队长???”

“六十——五十——十——二——一——”韩文清用低而阴沉的声音在倒数着。

众人手忙脚乱地关了电脑拿起笔记本啊笔啊什么的然后没两下就全出了训练室。

看着被关上的门,韩文清抿了抿唇,然后手移到你的腰间,一用力把你抱到了他腿上坐着。

他一手仍然揽着你的腰,另一手则是把你的两只都抱在了手心里。他对你说:“以后晚上就不要出来乱跑了,听到没?”声音低沉而清晰。

“知道了啦。”你身体重心往前一倒,就靠在了他的身上,“夜宵你不吃吗?”你的头枕在他的肩头,仰脸看着他。

“吃。当然吃。”韩文清说着,“你先让我抱一会儿。”

夜宵:“……”



end







【喻文州x你】生气时的狗尾巴草和他

◇短小,放飞自我
◇感谢那天在学校我发火的时候,跑到五楼摘了狗尾巴草下来逗我的某人 ……@解语倾城
◇设定“你”也是蓝雨的工作人员

以下↓↓↓↓↓


















你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一个人生闷气。心里很烦,也很燥火,整个人就想要炸了一样。

突然,你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在你脸颊上扫动。那触感,轻飘飘的,毛绒绒的,软绵绵的,有点痒,但很舒服。

你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根小小的、白色的狗尾巴草。视线顺着拿着它的那只手看去,看到了站在你身旁笑意盈盈地看着你的喻文州。

“唔……文州……?”

喻文州见你睁眼,便拉起了你的一只手,把狗尾巴草放进了你的手里。他另一只手摸了摸你的头,轻声细语地说:“我把快乐送给你,别生气了噢。”尾音的语调有点上扬,像是想要带动你的心情一起轻快起来一样。

蓝雨大楼的楼顶上的园子里是有许多这种狗尾巴草的,平时你也喜欢上去园子里玩它们,也会摘几根拿去给喻文州,然后跟他说:“我把快乐送给你!开不开心!”

每当那时喻文州也是笑得一脸宠溺:“当然开心呀,谢谢宝宝的快乐呢^_^”

而现在喻文州专门上楼顶摘了你喜欢的狗尾巴草下来哄你……

你抓紧了他放在手心里的狗尾巴草,侧过身把头深深埋进了他的胸前,双手也紧紧抱住他精瘦的腰身。

“文州,让我抱抱。”你的声音闷闷的,又带着软糯的撒娇的味道。

“嗯。”喻文州一手揽住你的背,另一手轻放在你的后脑,就这样拥着你,任你依靠。

你的一颗小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在那儿轻轻转着圈儿。

“文州。”你开口,轻轻的叫他。

“嗯。”他略低沉的声线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莫名给你一种让你心安的感觉。

“你真好。”你说。

“哪有……”喻文州轻笑一声,你都感受到他胸腔那种轻微的振动,“你才是最好的啊……天底下最好的小姑娘,我最好的宝贝。”

你被他的话语惹得脸有些红,但是心里也就像是要化了一样,那些负面的情绪都在不知不觉间消散了。

那啥……刚刚在生什么气来着……?哦,忘了……

所以说,他真的很好啊……除了他天底下恐怕是没别的人会愿意哄你开心的了吧。

脸埋在喻文州胸前,你忍不住地勾起嘴角就笑了起来,根本控制不住。

开心。





end